靖凰深海

一入靖凰深似海,从此萧郎是爱人。

【靖凰】【赵安】影子(八)

配图来自@阿伽稀 

年关将至,最近实在忙的一塌糊涂,出差加各种报表,更的比较慢,但是我保证绝不会弃坑。

———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赵启平挑选了一家清静幽雅的中餐厅,因为避开了饭点,人并不多。

离开医院之后安迪又变的生龙活虎起来。两人从电影聊到古典音乐,从科幻小说聊到量子物理,从工作生活聊到责任担当,不想在很多看法上出奇的一致,一时都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。

待到上菜时,早已饥肠辘辘的安迪有些按捺不住了,面对红亮鲜香的脆皮乳鸽、晶莹剔透的水晶虾仁、嫩滑爽口的爆鳝丝、翠嫩欲滴的豌豆苗…她禁不住轻轻舔了舔唇角。

捕捉到安迪眼中忽闪着的点点星光,赵启平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,在他看来毫不掩饰对美食偏爱的女人,多是率真可爱的。他适时的举起筷子,“开动吧。”

安迪也不再客气,两人边吃边聊,气氛很是融洽。美食加美色,实乃人生一大快事。

“赵医生,以后医院那边有什么需要,随时找我。”安迪的表情很认真。

“你可打住。”赵启平连连摆手,“你钱再多,也架不住要钱的口子多。”

“我只是想尽一点绵薄之力。”

赵启平略略向前探了下身子,“不如这样吧,你帮我介绍几个有钱的富贵病人。”

“哈?”安迪一时没会过意。

“让我发展施主。我呢,广种薄收,看谁养得胖了一点,就放一刀血。”赵启平边说边比划了一个咔嚓的动作。

聪明的安迪马上反应过来,赵启平确实非常“精明”,只有这样慈善捐助才能源源不绝,“赵医生,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…”

赵启平顽皮的眨了眨眼睛,“降脂降糖,有益健康嘛。”

“你要这样的话,以后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都不敢让你来对我动刀。”安迪故作忧虑。

“放心吧,要是你找我,我保证…”赵启平停顿了一下,眉飞色舞的接到,“手起刀落,绝无后患。”

安迪捧起一杯柔滑细腻的红豆沙,轻轻呷了一口,甜蜜而温暖。赵启平爽朗的笑声,似一颗石子无声的投在安迪平静的心间,轻轻泛起了一圈涟漪,然后不可控制的逐渐荡漾开去

【靖凰】【赵安】影子(七)

赵启平领着安迪来到住院部11楼,他指着病房内的一对母子,“就在那,B床。”他示意安迪一起过去,安迪却踌躇着不肯往前。

一个衣着简朴的女子非常客气的过来跟赵启平打着招呼,他径直走到了病房内,“洋洋,听说你又不乖了?”

病床上的孩子一脸稚气,“我以后一定听妈妈的话,再也不乱跑了。”

赵启平低声跟孩子交谈着,应该是在嘱咐他好好接受治疗。

安迪怔怔看着眼前的一切,突然有种时空乱入的感觉,穿梭忙碌的医护人员、沉重冰冷的苍白病床、翘首企盼的忧心家属,还有那依靠呼吸机苦苦支撑的孱弱生命……安迪觉得心脏猛的一阵收缩,剧烈的心痛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倒退了两步,潮水般的往事席卷而来令人几乎透不过气,她逃也似的冲出走廊,闪身进了楼梯间。

赵启平跟母子俩提到有人愿意捐助他们,那个女人激动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“洋洋,快谢谢哥哥。”

“你们不用谢我,是……”赵启平正要介绍安迪,一回头早已不见她的踪影,他疑惑的走出病房,“安迪,安迪……”

赵启平穿过走廊,找到了藏身楼梯间的安迪,她神色哀伤的缩在门后,轻蹙着眉头,扑朔迷离的眼神透出无限心酸,和不久前的明艳娇俏判若两人,赵启平心底忽然生出几分怜爱,“安迪,你躲这干吗?”

短暂的沉默,“对不起,我因为个人原因,一直不太喜欢医院。”安迪的声音越来越低,“小时候,我妈妈在医院因病去世,那种生离死别的感觉……太让人绝望了。”

赵启平瞬间想起了第一次见面的情景,以及在停车场安迪的迟疑。其实他刚开始也一样,经历的多了,只能假装铁石心肠。但他不知道的是,安迪经历的还远不止这些。赵启平一时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言语来安慰她,只能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安迪的肩膀,“明白。”

安迪一向不喜欢异性的触碰,但是对于赵启平,她并未反感,透过手掌缓缓传递过来的温热让她真切感受到现实的存在,她稍稍缓过气来。

“那个妈妈听说你要捐助他们,感动死了,一个劲跟我下跪。”赵启平岔开话题。

“还好那个妈妈没追过来,她要这么跪拜我,我可受不了。”安迪小的时候也经常接受救助,她很不喜欢那种被救助者送上自己卑微感谢的场景,所以现在她做慈善的时候基本都不露面,怕给别人带来压力,“举手之劳,用不着这么感谢。”

“怎么用不着,你救了她儿子的命呢。我们走楼梯下去缴费吧。”安迪知道他是怕乘电梯时途经病房自己会触景生情,心中十分感激。

“不过你的高跟鞋,不碍事吧?”

“不碍事。”安迪微微一笑,因为赵启平的体贴。

安迪的笑容让赵启平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,“其实人生也就短短几十年,稍纵即逝。千万别让过去的事情影响你现在的生活,否则就是在浪费你自己的生命……”

安迪静静听着赵启平的劝导,道理其实她都懂,只是轮到自己时总归无法洒脱。看得出,赵启平是一个开朗、积极的人,这正是安迪所欣赏的。

“1142房,B床。”赵启平递过缴费单,安迪到窗口缴存了一万块。

“走吧,我们去吃饭。”赵启平如释重负。

安迪发现肚子确实有点咕咕叫了,而自己的午餐早被赵启平摔的稀烂,“因为一百块就会变节的赵医生是要请我吃饭吗?怎么感觉有点忐忑不安呢!”

赵启平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,“睚眦必报。”(请大家自行脑补“盒盒盒盒……😄)

【靖凰】【赵安】影子(六)


“赵医生,怎么是你?”安迪做梦都没想到居然会再次遇上赵启平,不禁又惊又喜,之前的不快一扫而空。


“嗯?”赵启平有点茫然,他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美女,精巧秀气的脸,黑长的睫毛下是一双清澈美丽的大眼睛,漆黑晶亮,眼波闪动,蓬松的Lob短发,显得端庄而俏丽,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。


“我是安迪。”赵启平还在努力回想着什么,安迪只好又补充了一句,“曲筱绡的朋友。”


“噢,上次在医院见过。” 赵启平终于理出了头绪, “真抱歉,刚才正跟朋友聚餐呢,医院突然有点急事,谁知车被堵在里面了,给对方打了七八个电话也没人接,我慌着去打车,没留意到你。”


安迪的心里咯噔一下,慌忙掏出手机来,果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,该死,早上开会时把手机设置成了静音,会议结束早忘到九霄云外了。


只听对方还在无奈的感叹,“我看啊,八成是个不靠谱的女司机。”


安迪感觉到有一丝温热慢慢的由脸颊蔓延到耳根,继而转化为滚烫, “赵医生,我……”


赵启平敏锐的察觉到了异样,他仔细凝视着安迪的脸,“该不会……”


“真不好意思,赵医生,我忘了手机被调成静音。”安迪嗫嚅着。


赵启平有些哭笑不得,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从一个施歉者转变成了一个受歉者,他饶有兴致的看着两颊绯红的安迪,这个看似精明干练的都市白领显然在感情方面单纯而青涩。


“还好,我不用再跑一趟。”赵启平体贴的化解了安迪的窘境,顺手处理掉摔成一滩烂泥的蛋糕,两人并肩走向停车场的另一端。


“赵医生周末还要加班?”


“我之前接诊的一个打工者的孩子,因为车祸伤了腿,肇事司机又逃逸了,最惨的是父亲也是死于车祸,他是个遗腹子。妈妈打工挣的那点钱只够平时的生活,东拼西凑好不容易筹到了手术费,后期住院治疗费对他们来讲是个天文数字。”赵启平的声音磁性、温柔,透露出无限的怜惜。


安迪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,8岁那年母亲不幸因病去世,之后便在孤儿院长大。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童年的缩影,“为什么不寻求政府救助?”


“走正常渠道程序太复杂,他们等不起。孩子非常懂事,不想给妈妈增加负担,一直嚷着要回家,一旦感染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
安迪柔软的内心被狠狠击中,她太了解那种无助和绝望的心情,”赵医生,我能捐些钱给他们吗?”


赵启平停住了脚步,他有些意外,不过很快又释然,从安迪的座驾保时捷Panamera来判断,她应该不差钱,他难掩内心的激动和狂喜,“当然可以,你简直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,我带你到医院去看看他们。” 


去医院?安迪有些犹豫,“你帮我转交吧。”


“那可不行,程序必须透明。”


“我信得过你。”


赵启平似笑非笑的眯起了眼睛,“这个,你可能不知道,我这个人吧,良心比较脆弱,一百块就足以让我变节。”


安迪当然明白赵启平只是在说笑,她也理解他应该置身事外的立场。透过这种戏谑,安迪看到是赵启平的恻隐之心和正直善良,这让她顿生好感。


“那好吧。”迟疑了片刻,安迪还是答应了。

【靖凰】【赵安】影子(五)


日子悄无声息的流淌着,安迪的生活并没有起什么波澜。22楼几位年轻、充满活力的邻居感染着安迪,她们各自为自己的生活、工作而努力的样子令安迪觉得真实而美好。有时,安迪会帮她们出谋划策,解决工作中遇到的各种难题,而她们则在生活中给安迪以回馈,邀请安迪分享她们的厨艺或者一起去听音乐会、看电影。余下的时间,安迪多数都泡在办公室,虽然谭宗明常常劝她要多结识一些朋友,不要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,安迪总是一笑置之。这些年谭宗明对她照顾和帮助,她都铭记在心里,除了努力工作外她无以为报。


偶尔,安迪也会想起一些别的人或事,比如赵启平,不过她到底也没有付诸任何行动,赵启平的名片安静的躺在她的书桌上,淹没在了一堆文件中。


 然而,有些人注定是要相遇的。(@Allloststars ,你懂的😄) 


周六上午,安迪召集几个部门负责人讨论工作方案,会议结束时已经11点多了。她伸了个懒腰,连日的工作确实有些疲累,她打算下午给自己放个假,在家美美睡一觉。这之前她得先去取回干洗的衣服,然后解决自己的午餐。


干洗店位于一家购物中心的三楼,安迪在停车场转了几个圈,也没找到停车位。她将车开到一个角落,停在了一辆沃尔沃前面。来这里购物或者吃喝玩乐的人,这个点通常不会离开,取几件衣服前后应该不超过10分钟,这个角落也不会影响其他车辆通行,为了保险起见,安迪还是在前挡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。


来到三楼时,洗衣店里聚集了好几个人,吵吵嚷嚷的,似是因为洗花了一件衣服起了纠纷。安迪素来不喜欢这样的场合,突然想到这里有家起司蛋糕店很出名,听邱莹莹念叨过好几次,不如趁这个时间先去买个蛋糕。排了半小时的队之后终于有所收获,再次回到干洗店时这里已经回复了平静,安迪顺利取到衣服之后便匆匆离开了。


刚走到停车场,突然从拐角蹿出一个人,对方显然也吃了一惊,可是他速度太快一时收势不住,正好跟安迪撞了个满怀。巨大的冲击力让安迪一下失去了重心,好在对方眼疾手快,一把揽住了她的肩,将她拉了回来,起司蛋糕和衣服却散落一地。


对方的臂膀温暖而有力,安迪能感受到耳旁传来对方的呼吸,跟异性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她很不安,她窘迫的挣开了对方的怀抱,有点不知所措。


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”对方忙不迭的道歉,一边帮她捡起地上的物品。


这声音有点耳熟,安迪转过脸,竟然是…赵启平。

【靖凰】【赵安】影子(四)

曲筱绡是在安迪公司受的伤,安迪为此心里一直过意不去,主动承担了她最近一段时间的饮食起居。好在曲筱绡每天都睡到中午才起床,早上倒是不用操心,中午帮她叫外卖,晚上安迪回家时会在楼下的餐厅点几个菜,带上楼跟她一起共进晚餐。

曲筱绡每天都在一脸陶醉的汇报着她和赵医生的进展,比如“今天我给赵医生打过电话,他的声音太好听了,简直就是小蓝片”;“我加了赵医生的微信,我要好好了解他的兴趣爱好”;“下午发的消息到现在都没回,他一定是在忙没看到”…

安迪总是充当着安静听众的角色,并不怎么搭话。

曲筱绡的伤好转的很快,安迪的生活又恢复如常,每天也不会再听到赵启平这个名字。

一天晚上,安迪加完班回家,正好撞见曲筱绡和一个年轻男子相拥着等电梯,安迪有些意外,曲筱绡却毫不避讳的给他们互相介绍:“这是我朋友安迪,这是姚滨。”然后两个人嘻嘻哈哈的走出了欢乐颂,安迪也没敢多问。

再次见到曲筱绡时,安迪终于忍不住了,“你和赵医生…”

“赵医生?”曲筱绡不以为然的说:“赵医生说他只是在对病人负责。再说我跟赵医生实在没什么共同话题,他的朋友圈我都看不懂,要跟他交流估计得回炉重造。这对我来说…太可怕了。”曲筱绡摊了摊手。

安迪觉得一股没由来的轻松,“你呀,总是三分钟热度。”

“那是,人生苦短,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干嘛要在不可能的人或事上浪费时间呢?”

安迪一时竟找不到理由反驳。

曲筱绡一脸好奇的问:“你好像很关心赵医生嘛?”

安迪轻轻拨了一下刘海,“前两天胃不舒服,老毛病了。本来还想着能不能沾你的光,拜托赵医生介绍个医术精湛的肠胃科医生呢,现在看来没指望了。”

曲筱绡大大咧咧的说,“就这事啊,我还有别的医生朋友,一样可以帮忙,你想什么时间?”

“最近已经好多了,下次需要时再找你吧。”

“OK。”走出两步的曲筱绡又折了回来,从包包里翻出一张名片,一把塞到安迪手中,“如果你是因为别的原因想找赵医生呢,喏,送你吧。”

安迪看了一眼:六医院骨科,赵启平。

“喂…”她正待说什么,曲筱绡已经一阵风似的走远了,安迪无奈的摇了摇头,小心的将名片收了起来。

周末加了两天班,命苦😭,把我的更新计划都打乱了。这章赵医生只存在于对话中,恐怕会让大家失望😜。放心,后面慢慢会甜啦。😄

【靖凰】【赵安】影子(三)

配图来自@阿伽稀 


那是一张轮廓分明、五官精致的脸,笑起来眉目疏朗,透出满满的自信。安迪毫无免疫能力,她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顿了一顿,然后又猛烈的跳动起来,恍惚间眼前的赵医生似乎变成了重影,微笑着朝她伸出了手。 


曲筱绡看着一旁呆呆出神的安迪,心中疑窦丛生:安迪向来都不会以貌取人,今天是怎么了?照理说,像老谭那样光芒四射的男人都入不了安迪的法眼,难道…安迪喜欢的是赵医生这一挂? “安迪?安迪?”曲筱绡拽住安迪的胳膊用力摇晃了几下。


 “你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赵医生的声音温柔又舒适。


 “噢…”面对赵医生和曲筱绡,安迪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匆忙解释道:“突然有些头晕,可能…可能是通风不好,有点缺氧。”


 曲筱绡才发现安迪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连嘴唇都显得有些苍白,额头隐隐渗出了细小的汗珠,她吓了一跳,“安迪…”


 “嗯…我不大喜欢医院,呆的时间长了就难受。别担心,我回家休息下就好了。”这话倒是不假。


 曲筱绡松了一口气,“早知道就不让你来接了。”


 “我没事。”为了缓和一下紧张和尴尬,安迪故作轻松的说:“也许这就是‘白大褂恐惧症’吧。” 


赵医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工作服,“我有那么吓人吗?”


 曲筱绡不失时机的抢过话头:“当然。” 


三人不约而同的笑了,气氛变得轻松起来。


 安迪似乎又恢复了一丝生气,脸上显出微微的红晕,“赵医生真会开玩笑。”


 临走时,曲筱绡还不忘回头冲医生妩媚一笑,“赵医生,谢谢你。” 


目送安迪和曲筱绡走出诊室,赵医生微笑着摇了摇头。曲筱绡这样的病人他见的不少,像安迪这样的倒是不多见。


 安迪载着曲筱绡回欢乐颂,一路上曲筱绡拿出赵医生的名片念叨了好几遍:“赵启平,六医院骨科主治医生。哇,真是年轻有为,关键是,还长的这么帅。安迪,朋友夫,不可抢哦。” 


安迪心不在焉的应着,曲筱绡倒也没有真的上心。赵启平帅归帅,怎么能跟成熟、稳重、多金的老谭比。赵启平只是一个男人,而老谭简直算得上男神了。


 当晚,安迪辗转反侧难以入眠。只要闭上眼,赵启平的脸就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在眼前,那样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。安迪坐起来,拧开床头的矿泉水,猛的喝了一大口。冰凉的水让安迪感觉到一丝畅快,然而,胃里却突然一阵翻腾。安迪知道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,这些年因为生活不规律、常常熬夜,让她患上了胃病,只要受凉或休息不好时就会发作。


不行,得改变这种状态。安迪努力让自己去想点别的事情,对,工作,安迪回忆着白天会议上听取的报告,心里盘算着明天要让哪几个部门配合和人员执行,还有哪些细节要特别注意…总算有点效果,安迪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半梦半醒中似乎又见到了赵启平,一时宠溺的抚着她的长发,一时挥手向她告别,一时又满身血污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…


 “叮铃铃,叮铃铃…”持续的闹铃把安迪解救了出来,她长长舒了一口气,不愿再去回想梦中的情景,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

【靖凰】【赵安】影子(二)


 欢乐颂小区2号楼22楼,2201,这是安迪的新家,这层楼总共有三户,2202租住着三个从异地来上海打拼的女孩子,樊胜美是一个外企的资深HR,相貌出众又有能力,处处透出一股泼辣劲。邱莹莹来自北方的一个小城市,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。关雎尔一看就是个家庭出身良好的乖乖女,清秀温婉,父母是中部省会城市的知识分子。2203的曲筱绡是个古灵精怪的富二代,虽然有时毒舌了些,但是对朋友倒是很仗义。 


安迪很快就与这些邻居熟络了,期间还因为帮助曲筱绡做过一次企划案,使她的家族企业成功争取到一个国外品牌的代理权,而备受曲筱绡的推崇。 


这天,安迪正在公司开会,前台突然进来通报说有一位姓曲的小姐来找她。原来上次安迪帮曲家争取到的品牌代理,令曲父对曲筱绡刮目相看,并把这个代理业务全权交给她打理,她第一时间来找安迪分享和庆祝。


 安迪走出会议室,曲筱绡激动的大声呼叫着:“安迪,安迪……”一边朝安迪扑过去,似乎是想要拥抱她。谁知突然脚下一滑,曲筱绡仰面摔倒在了安迪面前。 


安迪赶紧伸出手去扶她,曲筱绡试了一下却没能站起来,她一手扶着左脚踝,一边痛苦的呻吟,“哎哟,哎哟…我的脚,好痛,哎哟……” 


安迪无奈的瞅了一眼曲筱绡的细高跟,“知道什么叫乐极生悲了吧!我让司机送你去医院。” 


“什么?”曲筱绡吃惊的问,“你不陪我去吗?”


 “我还有个会,会议结束我去医院找你,接你回家。” 


“真冷血…”曲筱绡嘟囔着,在司机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出了公司大门。


  5点钟,会议结束了,安迪根据司机的提示来到了六医院三楼骨科诊室,还没进门,就听到曲筱绡娇滴滴的声音:“赵医生,我的脚真的没事吗?真的很痛哎…” 


一个低沉而有磁性的男声回答到:“没事,你这种情况连药都不用开,回家养着吧,三个月之内不要穿高跟鞋。”


 “可是真的很痛啊,你看,都快肿起来了。” 


男医生背对着安迪,蹲在曲筱绡前面,伸出手轻轻托起曲筱绡的脚又检查了一番,肯定的说:“没有问题。” 


“可是…可是…”曲筱绡突然如获至宝般的从医生桌上的名片架中抽出一张名片,可怜兮兮的问,“我一个人住,要是晚上疼的厉害,能不能…给你打电话…咨询?晚上也没有朋友能送我到医院。” 


安迪会心的一笑,果然是个古灵精怪的丫头,不用说,这个赵医生一定是个大帅哥。


 “嗯…”赵医生起身走向办公桌,脸上闪过一丝苦笑,“好吧。” 


“赵医生,你人真是太好了。”曲筱绡一脸感激状,一回头却发现安迪站在门口,曲筱绡乐得冲她大叫:“安迪,安迪…” 


安迪快步走到她面前:“怎么样了?” 


曲筱绡还没来得及张口,坐定的赵医生头也没抬的回到:“没什么问题,回家休养几天就好了。” 


安迪本想客气的对医生表示感谢,然而,当医生的脸从电脑屏幕后显露出来时,安迪只觉得自己的舌头似乎被打了个结,竟一个字都没能说出口。这…怎么可能?安迪僵硬的立在原地,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赵医生,整个人都呆了。

配图来自@阿伽稀 

【靖凰】【赵安】影子(一)


自从入了靖凰的坑,每次看到各位大神的精彩剪辑,总是忍不住热血沸腾,一直心心念念的想为靖凰党增加一点粮,这是根据@阿伽稀 的《影子》改编的,本人文笔较渣,人也很懒,不能保证更新频率,只能向大家保证:一定不弃坑。


附上视频地址: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mobile/video/av7034907.html
个人比较喜欢P2


———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一阵剧烈的颠簸,把安迪从睡梦中拉了出来,应该是飞机遇上了气流。安迪扫了一眼手表,上午十点,再有一个小时就要抵达上海了。长途的飞行,让人有点腰酸背痛,安迪调整了一下姿势,却再也睡不着了。


机窗外,蔚蓝如洗的天空一望无际,连绵的白云不时穿梭而过,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。


安迪小心翼翼的翻开钱包,里面显出一张合影,照片中的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散在肩头,笑的眉眼弯弯,唇边一对若隐若现的小梨涡,衬得分外甜美,正是安迪。旁边是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,棱角分明的脸庞,浓黑的眉毛轻轻扬起,澄澈的眼睛闪烁着点点光芒,高挺的鼻梁,抿起的嘴角微微翘起,看得出是一个乐观、正直、阳光的青年。安迪轻抚着男子的脸庞,像珍宝一般,细细的摩挲着。四年了,你,还好吗?


机场大厅,谭宗明正耐心的等待着纽约飞过来的航班降落。当初,安迪去美国学习时,也是谭宗明来送的她,转眼间时光荏茬,安迪马上就要回来了。激动吗?当然。这个外表柔弱,内心坚定的女子一直是他心中的牵挂,这次也是他力邀安迪回来任职,私心里,他也不希望安迪这样一直漂在外面。


“老谭……”


谭宗明凝神望去,只见人群中一个白衣女子快步向他走了过来,看起来和以前不太一样了。飘逸的长发变成了利落的短发,白衬衣搭配墨绿色的半裙,显得成熟而干练。


“安迪,变化不小啊,我都快认不出了。”谭宗明温柔的笑了,迎上去接过安迪手上的行李箱。


“你还是老样子,我在人群中一眼就发现了你。”安迪轻笑着,“房子选好了?”


“按你的要求,是一个中档小区,小区环境不错,在地铁附近,开车到公司也就半小时车程。”


安迪认真的看着谭宗明的脸,“老谭,谢谢你。”


谭宗明无奈的笑了笑:“你是我的员工,其实,我可以给你提供更好的房子,你也完全承担的起。”


“不。”安迪语气很坚定,“这几年在国外住的地方人口稀薄,回国了还是找个有烟火气的地方吧。”


安迪这些年几乎跟原来所有的朋友都断了联系,生活在一个近乎封闭的世界中,看来这次她是下定决心要过一种正常的生活了。


谭宗明试探性的问:“那你原来的……?”


安迪沉默了一下,“先放着吧,等以后有空再去打理。”


“好,钥匙我先帮你收着,你随时可以来取。”谭宗明知道,安迪还需要时间来适应新的生活。

@糊涂涂的胡古月 发文一定要先加照片么?先用了你的,😄,勿怪。